第 1 章 第一章 少女&少女
1 第一章 少女&少女

阴郁的天空下,几乎没有光线的繁密暗林中,大雨方过的湿润雨气、草味、土味弥漫着,风中甚至散着淡淡的血腥味。

艾尔娜被一只粗大长满粗糙浓密毛发的手压制在地,她努力挣扎,但她的力量和对方相比就像是婴儿对抗成年人一般无力。

她伸长左手想拾取掉落一旁的长柄武器。

“人类就是这么渺小脆弱!乖乖当我们的奴隶不好吗!”粗嘎的嗓音,泛红的兽眼,男人低沉地狞笑着。

它长着坚硬厚爪的手在少女的脸上抚过,顺着喉咙,它能感觉到血液在这温热柔软的身躯中欢快恣意奔流的脉动。它贪婪地抚摸着少女覆盖于胸前,仿佛夜空又仿佛深海的宝蓝色铠甲。

“放、放手!”艾尔娜倔强地想让自己看起来毫无畏惧,但她微微颤抖着的身躯泄漏了她发自内心的畏惧,那来自种族、来自性别上的绝对差异。

男人与女人,狼人与人类。

“听说要死亡才能彻底解除焱星装甲的武装。”狼人放肆地打量着少女玲珑有致的身躯,这是人类制作出来要对抗它们这些异族的武器,当年可是轰动了好一阵子。

只能到处逃窜,像是臭老鼠一样的人类,居然拥有和异族相对抗的能力!

但因为成本太过高昂,原料太过稀少难得,到现在也没多少人有本事能穿上真正的焱星装甲。

不过人类总是需要大量人力来争夺焱星矿,只靠那几个强者是无法将战场拉到全世界的,所以找了这些幼雏……

狼人舔了一下嘴唇,它轻易感受到少女更深层的畏惧。

这些人族中号称拥有潜力的青少年男女,穿上只有少部分覆盖度的铠甲,他们的作用大概类似游击、护卫、侦查这些功能,而从中脱颖而出的,才有机会穿上高纯度的焱星甲。

狼人的爪子深陷入少女的胸部,用力地想由内而外扳下那珍贵稀少的铠甲。

“解除武装吧,然后成为我族的奴隶!舔舐我族的脚趾,就像你那些淫荡无耻的先祖一般!乖乖听话吧!”

“闭嘴!人类是不会屈服的!”艾尔娜含着眼泪,她依然不放弃想夺回自己的兵器,但不管她怎么用力,她都无法离开原地丝毫。她的能力在这么近的距离完全无法发挥,也因为太过接近,就连装甲能发挥出来的盾罩都无法张开。

“真是不乖,看来得让你尝点苦头才行。”

无论艾尔娜如何想佯装坚强,无论她怎么告诉自己她是一名战士,战死是一种荣耀,但眼下发生的事情残酷地摧残了她的理念。

狼人的手顺着铠甲的缝隙到了她平坦结实的小腹,还打算一路往下时,它动作忽然停顿,像是突然失去电源的机关一般。

“啊,使用薙刀这种无力兵器的人,果然如这被时代淘汰的兵器一样无用。”

略低沉,介于女性与男性之间的嗓音阴柔地滑过。

艾尔娜瘫软在地,她仰望着那背着光,看不太清楚样貌的人。

对方将仿佛正在燃烧的兵器从狼人身上抽了出去,刀刃与肉体相连之处甚至散发出恍若蒸气一般的白烟。

那是独造星武,被称为燃烧灵魂的“红”。兵器启动后,呈现持续高温状态,就连血液都能瞬间蒸发,是极其危险的兵器。

一把将狼人踹到一旁,代号“零”的少女居高临下地望着虚脱瘫软的艾尔娜。

“就你这个样子,还是自请调到后援组吧,不要为我们添麻烦了。”少女如是说。

艾尔娜瞪着那妆容细致的少女,咬紧牙,她爬起身取回了自己的武器。

“不用你来多嘴!”

零拨了一下暗红色的长卷发。

“那我只好拭目以待你下次表现了,队长。”

她轻哼着,拍了拍臀下三公分的短裙,踏着在战场上绝对不会出现的高跟鞋离开。

望着零离去的背影,艾尔娜内心既羞且愤,她转头看着那倒卧在地上已死的狼人,回想起方才所受的屈辱,她抱紧了自己的肩膀,痛苦不已地蹲了下来。

她是个没有用的人,就连这么低等的狼人都无法独力抗衡,甚至、甚至差点就被凌辱,连铠甲都将保不住!太没用了!真是太没用了!

难忍胸中的不甘、愤怒、自责和自我厌恶,她抱紧自己痛哭着。

我的妈!我到底都在做什么!

约三坪的房间中,少年抱着脑袋蹲在书桌底下,他阴郁得好像随时都会冒出香菇。

他为什么要说这种蠢话!

一回想起战场上他对艾尔娜说的那番过分得让人想把头拧下来的话语,他就想从这十三层的宿舍往下跳。

明明就是想叫艾尔娜要小心一点,想请她不要介意的,为什么说出口就变成了那个样子?

“就你这个样子,还是自请调到后援组吧,不要为我们添麻烦了。”

不!

少年抱着脑袋,撞击着地板。

那不是他!那一定不是他啊啊啊!

“那我只好拭目以待你下次表现了,队长。”

不不不!他要说的是下次一起努力吧这样的话啊啊!

到底哪里出错了?为什么每次都说出这种过分的话呢?明明就是想好好和艾尔娜亲近,希望可以、可以变成好朋友的啊!

少年垂着泪,像只蜗牛一样蜷缩在书桌底下。

门被砰的一声撞开。

“阿泱!上次下载的那个片子超棒的!”

隔壁室友,也是同班同学,更是同组组员的伊利川,挺着他的胖肚子笑得好淫荡。

“话说,你在干啥?”他推了一下眼镜。

“别管我,我现在是失意与自责的乌龟。”

“少在那边神神经经的,快!我们来一起享受那个绝赞的曼妙身材,还有好大好圆的ㄋㄟㄋㄟ吧!”

“……”阿泱痛苦地抹了一把脸,慢慢从他的忏悔室中爬出来。“你不是喜欢贫乳吗?”

伊利川啧啧啧地摇着手指。“适当的刺激可以更加激发我对贫乳的崇高敬意,就像是再爱吃猪排,偶尔也得吃吃青菜才能体会出一口咬下猪排时,那美妙无比的肉汁,酥脆的表皮,还有柔嫩的肉质,有对比才能感受到美。”

看着已经陷入奇怪燃烧状态的好宅友,阿泱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你的比喻反了,贫乳是青菜才对。”

“错!是完美融合各种元素的顶级猪排!你完全不能体会我的心情!”伊利川手指着宅友,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你怎么就不能体会贫乳的好呢!萝莉啊,面瘫属性,就连傲娇,都是贫乳啊啊啊!你就只喜欢艾尔娜那对又大又圆的ㄋㄟㄋㄟ!想揉吧?”他挑动他淫荡的眉毛。

阿泱涨红了脸。

“闭嘴!走啦!不是要看什么片!”

“是你喜欢的又大又圆的欧派喔!”伊利川又挑动他那对淫荡的眉毛。

阿泱拿起外套套了上来,无视好友淫荡的话语。

“话说……上次战役后,艾尔娜队长的情况怎么样了?”他问。

伊利川在整个团队中属于分析资料与传递情报的人员,队员健康状况不归他管,但他要负责统合各人员的身心状况报告给司令,以方便整个计划的调度安排。

伊利川推了一下黑框眼镜。“好得不得了。”

“什么?”

“大概又被那个零给刺激到了,比平常更有斗志呢,很努力在熟悉铠甲和磨练战技。其实她根本不用在意的嘛,那个零不是传言是军方的秘密武器吗?干嘛和这种天才比,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阿泱心里干涩而自嘲地笑着。

才不是什么秘密武器……到底被传成什么样了啊……

就在伊利川扭开房门,打算和阿泱迎接男人春天殿堂的时候,舍监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对他们打了声招呼。

“嗨!余本泱,你的班导师找你。”

阿泱怔了一下。“咦?是什么事?”

舍监耸肩。“我不知道,刚刚碰见他,他让我喊你一声,好像是关于你战时表现的事情。”说着,他怜悯地看了阿泱一眼,拍拍他肩膀。“不要介意,我知道一个男人有恐血症很丢脸,但这不是你能控制的,我相信你只要更努力就可以克服,可以成为一个完美后援的!加油!”

呵呵……

阿泱心里挫败地叹了声,表面还得装出感激的模样。“谢谢,我这就去找老师。”

他和伊利川打了个招呼,默默转回房间更换衣服。

离开宿舍后就强制一定要穿着校服,所以就算现在是假日,为了踏入校园范围,他还是得穿上制服。

焱星战时特别学校的制服,男生是黑色,女生是白色。套上黑底金边的制服,套上感应工环,他走出房间,以芯片卡锁门,离开宿舍,撑着伞走入校园当中。

简称为战特学校的这座学校,建立目的就是培养足以对抗异族的能人,来自整个大联邦的学生皆以被选入这所学院为荣。人类有史以来一直是弱势的一方,在人类发展史上,人类与家畜并无不同,即使拥有智慧,也无法摆脱被猎杀吃掉的命运。

异族包含狼人、吸血族、化形者等等的“怪物”。

他们拥有远优于人类的身体结构、体能,甚至连智商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向来以人类为主食,以凌虐人类为乐。

但这一切改变了,从焱星出现开始,一切都不同了。

阿泱抬头看向阴雨绵绵的天空,灰暗的天空看不见丝毫澄澈的蓝。

走进行政大楼,收伞,搭乘电梯往上,导师的办公室在九楼,电梯叮的一声象征目的地抵达,阿泱踏上走廊,一下就看到金发碧眼的老师对他笑着招手。

“老师好。”他连忙打招呼。

“来来,别拘礼了。”

将伞挂在伞架上,阿泱顺手带上门,乖巧地坐在老师身边的位置。

金发老师挥了挥手上的工环,墙面慢慢浮出一面投射墙,灯光暗下,投影开始。

影片是“零”所参与的最近一场战役。

无法避免的,阿泱又想起让他想死的画面。

艾尔娜……

“零的表现依然很好。”老师说。“我不得不说,你真是个天才。”

“不……”

“哦,对对,是零是个天才,你是个废柴。”

阿泱垂下头,叹了声,“老师,你就别消遣我了。”

“好吧。”老师轻笑了声,“这次找你来,是为了下一个出战计划。”

说着,穿着西装的男人翘起了长腿,他叫出了邻近地区的地图。

“我会派遣你所属的队伍到这个地方来。”

阿泱皱着眉头,他望着地图上被标起来的红点。

赫斯纳斯?

他想了一下,确定想不起那里有什么重要的战略地位。

“目的是?”

“国家地质人员发现赫斯纳斯不远处产生异常地热。”

阿泱瞬间挺直了背脊。“确定是焱星矿了吗?”

异常的地热是焱星矿出现的前兆。

“还不能,但敌方也蠢蠢欲动。这次的战略很重要,本来是军方要出马的,但你……零的表现非常优秀,他们认为以前期探勘的任务而言,零出马就够了,只要守住赫斯纳斯和交通道路,确认是能源矿后,军方自然会派出精锐。”

“我明白了。”

“还有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游走在赫斯纳斯周围的敌人是很难缠的狼人族,你要自己小心。”

“是。”

老师手撑着脸颊,叹了声,“如果只是普通狼人倒也还好,偏偏是夏菲儿那个难缠的女狼。你知道她吧?”

阿泱迟疑了一下,“是夏菲儿.欧路帝吗?第九军团的团长?”

“没错,我印象中你接触过它。”

阿泱的嘴角抽了一下,接着是麻遍全身的惊悚感。

“一、一定要我吗……”

“放心,不会有问题的,只是扼守住通道和控制赫斯纳斯而已,没一定要正面开战的。”老师说。“啊,因为这样你们就要离开学校啰,根据地热状况,应该一个月内就可以知道是否是能源矿了,就当散心吧。”

“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零会很开心的。”老师说。

“并不会。”

“那我只好安慰你这样子就可以和艾尔娜同学有更亲密的相处机会了。”

阿泱脸红了起来。“请不要乱说!如果没事我先离开了!”

他刷的站起身,快步走出了办公室,但离开不到十秒又退了回来,快速地拿走雨伞,又三步并一步地同手同脚离开。

走在楼梯间,为了驱除脸上的热意,他刻意选择步行而非电梯。到了三楼,他透过对外玻璃看着自己的倒影,那是一张很清秀的脸,没有男性到达十六岁后会有的宽阔肩膀,身高也不够高,就是因为这样,穿上女装也不会被人发现。

很厌恶这样的自己。

“恶心死了,真的有小鸡鸡吗?”

男同学充满恶意的嘲笑,还有裤子被强迫脱下的羞辱。

“哇!真的有欸!哈哈,你这死娘娘腔!”

男同学的笑声,被推进女厕反锁起来的惊惧,还有被从厕所门板上倾倒而下的拖地脏水泼了满身的痛苦……

眨了一下眼,阿泱抹去那些回忆,拎着伞继续往下走。

他讨厌那些自以为是的男生,讨厌自己,讨厌这一切。

如果是女生就好了,这样的想法浮现脑海。

那之后一切就改变了,像是失控的魔鬼一样毁去他的平静,但也带给他尊严和快乐。

那是他足以在战特学院立足的根本,是另外一个他。

走回宿舍,换下校服悬挂起来,他看了眼时间,已经是用餐时间,他只好默默再穿上便服外套走出房间。

伊利川看起来心满意足、春心荡漾地打开门。

“哦,你也要吃饭了吗?”伊利川问。

“嗯。”阿泱漫应了声。

战特学校的宿舍是一个类似社区的结构,一幢男宿,一幢女宿,还有一幢是教职人员宿舍,这三座建筑呈ㄇ字型围绕着中庭,中庭内有餐厅、家居福利社、小诊所等等的日常所需设施,走在这个社区内是不必穿校服的。

“咦呀,这雨到底要下到什么时候,已经连续两个礼拜了!”伊利川撑着伞,很是不满。

“冬天这样也是没办法的。”阿泱说。

走进餐厅,阿泱忽然红了脸,低下头,伊利川瞥了他一眼,又看了不远处穿着工整的女同学,淫荡地嘿嘿笑着。他用手肘撞了一下阿泱,以唇语无声地说道:“又大又圆的欧派哟!”

哟你妈啦……

阿泱恶狠狠地瞪了伊利川一眼,撇过头,假装这一切都没发生,他没看到艾尔娜!没看见没看见没看见!

伊利川嘿嘿笑了两声,忽然吹了声口哨。“前面腰细屁股翘的金发美女等等啊!”

被如此轻浮称呼的少女停下脚步,转过头,她皮肤白皙,拥有着蓝色的眼眸,微微抿起的玫瑰色嘴唇看起来粉嫩粉嫩,但不知是因为个性使然,还是出身使然,她身上总带着一丝距离感。

那大概就是人们口中的正气,或者贵气吧。

“伊利川?”艾尔娜略偏头。“吃晚饭吗?”

“是啊,一起吧,阿泱说很久没和你聊天了。听说你们国小、国中都是好同学,怎么样,到高中还要和这废柴念同一所学校也是很困扰的吧?”伊利川手搭在好宅友肩上,哈哈笑着。

“真是无礼。”艾尔娜冷冷地斥责着。“本泱是很认真努力的人!而且能进入战特学校就是对能力的肯定!”

“嗯嗯。”伊利川点着头,好像他超认同艾尔娜的话语一般。“没错!所以你赏个脸一块儿吃饭吧?”

被这么一回,艾尔娜怔了一下,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好笑地看了伊利川一眼。“真是的,我居然和你认真了。”

“真过分,我可是个正直且认真的青年!”

“是、是。”艾尔娜敷衍地说,她转过头温柔地对阿泱笑着。“本泱呢?想吃什么?”

“我、我……”

“他说想要吃艾尔娜又大又……”

伊利川怀疑自己是不是贫血了,不然怎么一阵天旋地转呢……

阿泱双眼满是血丝地瞪着地上那个好像还搞不清楚事态发展的变态,气喘吁吁的。

“没、没事,吃面好了。”他回头对艾尔娜笑。

“本泱果然很厉害,我记得伊利川有一百零四公斤吧。”艾尔娜毫不怜悯地看着躺在地上分不清楚东西南北的同学。“居然直接就把人摔出去了,嗯……我果然也得更努力才行!”

你和男人比什么啊!

阿泱心里吐槽着,他相信周遭的同学观众肯定也这么想。

“别想这些了,快决定要吃什么吧,不然就要没位置了。”阿泱说道,他痛苦不已地想带开话题。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容纳三人的桌子,阿泱和艾尔娜才刚坐下,伊利川猛然站起身,那一瞬间阿泱是感动的,他以为这只有损没有益的宅友终于良心发现,愿意做件善事,愿意成全他和艾尔娜独处的卑微愿望。

“胸部好平脸也好可爱的沙由美哟!一块儿吃饭吧!”

他听见伊利川的声音响遍了整个食堂,看见那肥硕的身影以媲美奥运选手的灵巧凑到了上衫沙由美身后,接着,那胖硕的身影被毫不留情地肘击鼻梁倒在地上。

某定义上这的确是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成全他和艾尔娜单独吃饭的愿望了。

阿泱捂着脸。

可是可以不要这么丢脸吗!

收回目光,他尴尬地看了看艾尔娜,对方也回以无奈的笑容,他们心照不宣地忽略了还躺在地上的伊利川。

“点餐吧。”艾尔娜温柔地说。

阿泱点点头,以工环连结食堂网络,点好餐点,没多久绑着包头的少女笑嘻嘻地送上了餐点。

“两位慢用,共是三百联邦币。”她拿出了感应器,分别在艾尔娜和阿泱的工环上刷了一下。“金额已扣除,发票将在明日寄往账户电子信箱。”

“谢谢。”艾尔娜说。

阿泱偷偷瞄了眼艾尔娜那近乎完美,恍若天使的面容,有点无地自容地垂下脑袋,抠着工环上的纹路。

“会坏的喔。”艾尔娜笑说。

阿泱觉得自己像是手足无措的小孩子,看到艾尔娜,他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最近,听说你很辛苦?上次的战役也辛苦了。”他有些懦弱地说。

艾尔娜沉默片刻,笑了笑,她手指向高悬于上方的屏幕。“她比较辛苦。”

屏幕上播放的是美丽少女的身影,利落地举手落刀,利落地闪避敌人的攻击,反击,一刀便削去敌人头颅。

是零。

也是他自己。

阿泱更无地自容了,他想道歉,但什么也没办法说。

“你也很辛苦。”

“看到她我就觉得自己努力得不够。”艾尔娜端正着坐姿。“看着她,我就无法自抑地感到自卑。”

“你不需要和她比!”阿泱激动地打断了艾尔娜的话。“你很好,你已经很好了!”

艾尔娜对他的情绪似乎很吃惊,她眨眨眼看着阿泱。“谢谢。”她低下头微微笑了一下。“你还是这么温柔。”

“没、没有……”

“可是,即使她令我痛苦,但那也是好的。”艾尔娜忽然说。“那鞭笞着我的痛楚让我更想追上她。”她直视着屏幕上那拉近的少女面容,好像对方就站在她面前一般。“即使我没有她那样的天赋与能力,但我会追上的,有一天我会让她承认我是个强者。”她声音变得轻淡。“让她觉得我是个值得依靠的战友,而不是需要她保护的雏鸟……”

阿泱捂着嘴,别开头,脸红一片。

白熊阅读

下载APP,和百万同好一起追文

立即打开